Round 18:拨通
作者:Albus 更新:2020-01-25

我没有骗他,被骗的是你,难道要我这样答你吗? 「自从我的父母死后,我一直都是以男生示人的……」我向她编了一个谎言。 听到我的话,她先是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便回复过来,这个时候的她好像变了一个人,她的眼神里透着的不再是平时的天真,而是一份成熟,像是经历了很多事的中年人,是我的话勾起她过去的回忆吗? 「卓儿姊姊,对不起!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!」她用着这个不平常的眼神对着我说。 甚么?明白我的意思?我现在还正在想着怎样解释下去,可是你却说明白我的意思…… 「甚么?」我疑惑地说。 「我们都是孤儿,所以我非常明白你的感受,没有父母是很难生活下去的,而且卓儿姊姊你是一个女生,很容易受到别人欺负,别人会笑你没有妈妈,嫌你贫穷……」 原来她是想到这些,没错!作为一个孤儿,别人会笑你没有妈妈,嫌你贫穷,欺负你弱小,谢谢你啊!凯婷,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,可是我并不是因此而装男生,我根本就是男生! 「嗯……可以这样说吧!」我无奈地说,心里感到很不好受,我现在好像在欺骗她的同情似的。 「我们的考试场地是一样的吗?太好了!」我拉开话题说,心里同时也感到一点惊讶,她说我们所有的考场地点都是相同。 我报考了六个科目,所以六个考场也不同,不过六个考场都在同一个城市内,只是每个考场都在不同的学校而已。凯婷好像也是报考了六个科目,难道我和她要到的六个考场也是一样吗?要是这样的话太好了,有个伴儿一起走一起考试确实不错。 「是啊!全都一样的啊!虽然六个考场的地点也不同,但都不远的,坐车的话二十分钟便,可到达的,啊!真紧张,还有两天便要考试了,一定要考上啊!」凯婷一脸紧张地说。 看来好很紧张那个考试,见她一脸兴奋的样子,我说:「有信心吗?」 「当然了!我可是做了很多准备的哦!」她信心勃勃地说。 「哈!我们一同加油吧!」我拍拍她的膊头说。不过我很快便停手了,自己是个男生,应该不可以轻易碰女生的身体吧!网上很多变身小说的主角只要变成了女生后,差不多总会吃吃女生的豆腐,弥补一下变成女生后所创伤的心灵……可是我是绝对不会那么狡猾的。 可能是自己的心态还是男生,所以做出很多男生常有的动作,就以刚才来说,我拍了拍凯婷膊头的动作其实只会在男和男的朋友关系上才会出现,一般女生不会这样,最多只会拉起对方的小手勉励对方。 「嗯~加油吧!姊姊你也应该很有信心才对吧!听说你的成绩也是很厉害的,好像从未试过考第二,而每次都是考第一,我可比不上你啊!我只是在学校里的五名内徘徊而已,真羡慕姊姊你这么聪明!」她抓着我的双膊说。 看来这丫头很喜欢抓着人家说话,然后目不转睛望着人家的脸等待回应,我拍拍她的手说:「不!可能你的学校的人较厉害而已,只要你来到我的学校的话,可能我的第一早已给你夺走了。」 「姊姊你真会哄人家,不过!信心倒是有了,可是我很紧张啊!毕竟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试,绝对不容有失,可是姊姊你却这么淡定,一点也看不出你在紧张,而我每过一天,紧张程度也会随着考试的来临而增加,现在说起来又使我开始紧张了。」她兴奋地说。 此时她的身体微微弹动着,胸前那不大不小的姊妹花也优雅地翩翩起舞着,姿态优美,魅力源源不绝地散发出,是在诱惑人们邀她们一起跳舞吗? 请不要再弹动着诱人的身体……我又看呆眼了,每次见到她兴奋时的动作,眼睛总是禁不住瞄过去那个部位盯着看,凯婷你真可怜!你是一个被色狼光明正大吃了豆腐也不知道的人…… 经过一番努力后,我终於把脸转开,不再像色狼一样盯着那里看,啊!这是多么的艰难才能移开视线哦! 「是啊!我们加油吧!后天我们一同坐车去!免得又麻烦婉颖姐姐载我们了,她同时身兼很多职务,我不想给她添麻烦,而且妈妈现在每天早上都要叫颖姐载她外出,所以即使我们找颖姐载我们去也不能了。」我伏在床上说。 「嗯!我们自己乘车去吧!我会叫你起床的!不要懒睡哦!迟到了的话便……哈哈!」凯婷笑着说,然后把我的准考证交还给我,看见她慢慢站起来,缓缓走出我的房门,听见她又说:「对了!晚上我会来找你聊一会的,因为这阵子忙着温习所以没有时间,不过今天只是聊一会哦,因为我们要早点睡觉才能养足精神考试啊!现在我回去去工作了!再见!」说后她慢慢关上我的房门,在房门关上发出最后的声响后,房间旋即恢复宁静,寂寞的感觉又从心头涌现。 又去工作吗?现在不和我聊天吗?还有很久才到晚上啊!真无聊啊! 我四肢大字型地躺在床上,眼睛望着那白色的天花板,缓缓叹了一口气,还有甚么好干? 把准考证摺好,然后打开银包,把它塞回银包去。 此时我又留意到我和子伟那张照片看着子伟灿烂的笑容,你正在温习准备考试吗?子伟?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过得快乐吗?你和倩仪姊姊应该仍是那么恩爱吧,你们总是不理别人眼光当众打情骂俏,想羡慕死别人吗?哈! 不过你们可要当心陈字恒那个混蛋,不知那个混蛋还会干出甚么坏事来?他成功把我们离间了,我真不知要怎样做才能消除这个误会,就让时间冲淡一切吧!等到事情已经淡忘的时候我可能会偷偷找你的……你知道吗?我很挂念你!很想向你解释清楚那是误会!可是我怕……我怕我的出现会使你和倩仪回想起那段不快的回忆,特别是倩仪,她受的伤害最大,你可是安慰她开解她啊,使她能够走出那个阴影,而且还要好好保护她啊!那时在书店内听到那混蛋看上了倩仪姊姊,想对姊姊作出禽兽的事,所以小心点啊!免得那混蛋又再对倩仪姊姊下手, 还有,别懒惰了子伟,你的成绩一直都不是很好的,上课时总爱打瞌睡或心不在焉地不知想着甚么事情,你要努力加油啊!不要只是把所有时间放在篮球上,因为除了打篮球外,学业成绩也是很重要的,还有两天,作最后努力冲刺吧!我会祝福你的,希望你能考上大学吧!,如果仍想继续每天和倩仪姐姐黏在一起的话便要和倩仪一同努力了,只要能考上同一所大学,你们便可以继续愉快地一同交往,每天恩恩爱爱,打情骂俏,所以,加油吧! 我用手轻轻摸了摸照片上的子伟,心里一点一点细细回忆着我和他那些愉快的往事,我一生都绝对不会我和子伟一同走过的日子…… 我一点一点回忆着,此时,不知为甚么我突然很想听听子伟的声音,我感觉到四周好像有一股力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,然后操控着自己的行为,我的手不自觉地拿出手机,慢慢地把子伟的手机号码一个个顺序按上,……9…………1……3……1……4 他的手机号码早就给我背得很滚瓜烂熟了,因为我以前的手机电话簿里只有他一列的名字,储存的只有他的手机号码,除他以外都没有别的人了,那个时侯自己的电话好像是专用来打给他的,可是自己还有别的朋友吗?还有别人肯和我做朋友吗?根本没有…… 我已经把他的手机号码全都顺序按上了,现在只剩下「拨通」这按键,只要自己的拇指稍微按一下便可以了,要按上吗?按上去便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了,我的拇指慢慢贴在「拨通」这按键上,现在只需用一点力便会拨出了。 我维持这样的动作已经好几分钟了,内心不断挣扎着,真的要按下去吗?可是按通了的话应该要说甚么?而且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成女生的腔调了,他会认得出吗?再说,原本自己的电话已经弄掉了,就在那次逃跑时自己弄下的行李袋内,何况那电话已经用不到、打不通了,这是因为自己很久没交电话费被电讯公司停用,所以子伟应该打不到那个电话的,而且……他又怎会打电话给我呢? 现在手上的这个手机是妈妈给我的,所以手机号码和以前的不同,可是就算拨通了的话子伟还会认得出自己吗?可是即使认得出也不想听到我的声音吧!打给他只会挨他的骂,然后狠狠被他挂掉! 几分钟前拨上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已经消失了,大概是因为等待了太久的关系吧!萤幕上的一切已经回复了一般的画面,看上而显示的时间是五时十一分。 放弃吧!打电话给子伟干甚么?给他骂吗?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症……不过有时这世界的人会很有趣,即使明知道那是一件很蠢很白痴的事情,可是自己也会像傻瓜一样呆呆的走去做那些白痴事,就像别人犯法一样,即使知道这样会被找的但自己也要去做,犹如庄子在《庖丁解牛》里所说的一样,「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」,明知道对自己有危险和不利,可是仍然要去做,这不是会更加危险,更加不利吗? 可是我就是那种人,真的彷如白痴一样,我的手指又不自觉地再一次按上子伟的手机号码,而现在的情况就像刚才一样,只要按一下「拨通」便会打出去了,又要再犹豫吗? 可是根本没有给犹豫的机会,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身体好像突然遭受电击似的,手指抽搐了一下,拇指用了一下力……我拨出了…… 这时的萤幕上出现「正在拨出」这四个字,要取消吗?现在可以还赶得上的,拨通了只会捱骂的,要不然便不知道要说甚么,趁现在还干得及,快按取消键吧! 可是我并没有这样做,我的心挣扎了很久,最后终於决定要顺其自然。 我把电话贴着自己的耳朵,听到一些深沉有节奏的声音。 「嘟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嘟……嘟……」 这是手机正在拨出的声音,现在的我紧张得很,我感觉到我的心脏怦怦澎湃地跳动着,而这拨出「嘟…嘟…」的声音和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交缠在一起,这是甚么交响曲啊? 「嘟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嘟……嘟……」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而已我却感到四周好像停顿下来似的,犹如这个世上只有自己一个一样…… 又不知等待了多久,感觉上就像过了整个世纪那么久,可是还是没有人接听,他正在洗澡吗?他忘记了带电话外出吗? 「嘟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嘟……嘟……」 为甚么这么久也没有人接听,害得我的心愈来愈紧张,心跳动得快要跳出来似的,我真想快些结束现在这个状态!或是播出一个电话录音:「你所打的电话暂时没有人接听,请迟些再打过来吧!」那么我便可以走出这个紧张的状态! 「嘟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嘟……嘟……」 都两分钟了,还是没有人接听,难道这是天意吗?上天你也认为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吗? 就在我快要放弃挂掉之际,我得到了一声呼唤,一个期待已久又熟识的声音从电话里发出:「喂!我是子伟,你是谁?」 是他!是子伟!我很高兴,很兴奋,一个多月没听到他的声音了,现在终於听到他的声音了,我的内心充满着喜悦!可是我现在怎么办?要说甚么呢? 「喂!你找谁?」 他又再开口问道,可是我应该怎样回应他,直接告诉他我是卓言吗?不!如果告诉他的话,他会受刺激的,就像听到仇人的声音一样,听到后就只会感到愤怒!暴躁!我不想他这样,不想他内心受苦。 「喂!你究竟是谁?你再不说话我便要挂了!」他大声地说。我感觉他很不耐烦,他已经「喂」了叁次了,可是我仍害怕得不敢说话,因为只要被他认得出自己的话,他可能立即挂掉,那么我便听不到他的声音了,这次是我付出了很大的勇气才拨出的电话,而且以后也许不会再…… 「我说叁声!叁声后我便会挂掉!叁!」他大声怒道。 他发怒了…… 「二!」 我究竟还在等甚么?为甚么自己还不说话?他要挂电话了! 「一!」 「等等……」我终於破口说了出来,可是又立即掩着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再说话。 不可能!他应该听不出的!他一定听不出是我的! 「咦?是谁?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吗?」听到是女声后,他疑惑地说,同时感觉到他不再发怒,只是有一点不耐烦而已。 「你……快要高考吧!」我大胆地说出来。虽然在以前还是男生的时侯的腔调已经很像女生,但和现在的自己比起来根本看不出有甚么相同之处,自从变成女生后,自己的腔调也完完全全变成了女生的声音,所以他应该认不出的,而且电话号码也不同,除非我现在告诉他我是吴卓言吧! 「是的!后天便要开始……」他停了一下,然后又喝令地说:「不!为甚我要告诉你?快说!你究竟是谁?」,心里十分疑惑,究竟在电话里的人是谁,奇怪着为甚么这个女的会知道自己的事! 「我……」 「快说!你究竟是谁?我们同班的吗?还是你是别的班级?」 我也很想告诉你啊!可是…… 「你……要努力考上啊!」我说出最后这句话后便挂掉了电话。 这个时候,庄子伟茫然地不知发生甚么事,看着手机上那陌生的电话纪录,心里想着:她是谁?到底是谁?可是却给我一种难以辨识的感觉,但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,可是又想不出她是谁……但想了想后又觉得不太熟识,是同班的吗?可是又想不出是谁,是别的班级吗?要是这样的话便更加毫无头绪了……总之就是很奇怪,算了!可能只是那些暗恋我的女生打来吧! 我把电话搂进怀里,身体蜷缩在床上,脑海里回忆着刚才子伟的声音。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,现在终於听到了,虽然只是一个多月,但我感觉却好像过了几千年一样,而刚刚听到他的声音后,我的心不知为何感到一种安慰…… 为甚么会有这种感觉? !